World's End——第29號港灣
Abandon all hope ye who enter here.
【置頂】關於這裡

球形關節人型,敏感者請點右上角自行離開

本站更新頻率略慢,大致為每月一次(姨媽屬性),詳細請查看每篇。

本站所有文字圖片,均禁止轉載!

盜版、爭議娃禁止!

>>Read more
Hello, 2012 || 15 shots

元旦的時候是在South Bank看的煙花。來這裡第一次看煙花,River Festival總是在忙碌的時候,錯過兩次了。晚上人頭攢動,一瞬間有種回到北京的錯覺。半夜十一點多,熙熙攘攘,白天才是空空蕩蕩。久違的夜市。

還是北京的煙花感覺好,花團大,品種多。而且只有那種聲響和伴隨的硝煙味才有過年的感覺。在國內新年總是沒什麼意思,加在聖誕和春節之間,略微有些尷尬。除了假期以外,似乎沒什麼其他的作用。國內的聖誕也弄得不倫不類,大家都是四處刷夜逛街,商家借機促銷打折。其實國外的聖誕和國內的春節一樣。平安夜就是大年三十兒,國內有幾個人年三十兒會和朋友去K歌去逛街,大初一的商場有幾個開門?打工的店裡有TW的女生嘰嘰喳喳在討論去哪裡high個痛快,只好在她們來諮詢意見的時候,默默的打斷她們,說這裡平安夜真的是安安靜靜的,大家都在家裡過。街上會靜得猶如鬼城。

隨著音樂的煙花,我開始還有攝像,後來幾分鐘就作罷。前面幾個華人,男的摟著女朋友,晃來晃去不停的擋著鏡頭,又不好意思說什麼。不停得突然來幾個動作,鏡頭遮擋的嚴嚴實實。有些後悔沒有穿高跟鞋,但是扛著相機,只好作罷。或許帶DV過來就還好。不過煙花這種東西,就看個現場。配著古典音樂煙花左右搖擺,有幾分高雅的味道。但是我就是如此庸俗不堪,還是喜歡那種你方唱罷我登場、那種多方向齊放箭、那種就要比個誰拔得頭籌的感覺。

大家都在翹首以盼2012。11年沒有去成貓本沒有去成雪梨,希望今年連七月HK也能去成。太多的事情沒有做。沒有太多的時間。長假沒有回過,機票價格不太理想,也擔心回國身體一下就垮掉。甚至上次回國的照片都依舊沒有整理。之前匆匆回去了一次,又匆匆的走了。很多朋友都沒有見到,很多朋友甚至都不知道我已經回國。

不知道12年過完,13年我又會身在何方。

Hello, <wbr>2012.

用一大碗薯條來終結我的2011

>>Read more
清冷
其實假期很久了,疲於生計。每天的日子都很恍惚,每天都好像在夢裡一樣,很不真實的感覺。別人醉生夢死,我是陷在夢和現實交界的地方,分不清腳下到底踩在哪裡。

在羡慕別人生活的同時,自己的生活也被別人羡慕著。想起早乙女的故事,就是大家互相交换生活,去过向往的日子。



沒有冬天畸零的感覺,有日照的時候溫度就很高。似乎已經習慣了沒有零度的日子。沒有很熱,也沒有很冷。一年四季就是如此。我是如此快速的遺忘了以前的生活是什麽感覺,回去反而會不習慣。沒有任何歸屬感,一路走下去,不知道會停在何方。喪失了喜好偏見,就這麼一路走下去。

或许我真的是天生的没心没肺,喜欢四处游走,或许,我就没有一刻是踏实下来的。或许袋鼠国真的是个大乡下,生活并没有多姿多彩。当时到了这个小村子的地方,一点没有陌生感。到哪里都一样,走哪里是哪里。生活又是个羡慕别人的生活多姿多彩,别人又羡慕你的生活随心所欲。很矛盾。

只是不喜欢国内那种单调的生活,就为了一个目标,各种的攀比,似乎不那么活下去就不叫生活,就是你的没出息,你的各种错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国内了。


还是习惯走到哪里拍到哪里,照片是我能做到的把我的视线传达给别人的手段,很多东西我不会表述,懂就懂,不懂就不懂。我不擅长沟通,不擅长言语。只言片语如果无法理解,什么就都多此一举了。

 

一杯酒,一把冰。每天就这样悠哉,long island iced tea,虽然叫茶但确实很多人无法下咽的苦酒。莫名的喜欢这种味道。在喝酒上,对甜酒反而无感。

不知道是日子太安逸了,還是太動盪了。失去了感覺,也不知道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企圖找一種意義,卻發現走著走著,連初衷都忘記了,走著走著,發現前一段路成了後一段路的原因。慢慢的變成了路徑依賴。

Patrick說,這裡什麽都好,就是沒有朋友。和HK截然不同的世界,不知道應該說是喜歡還是不喜歡。我也不知道,如果沒有哥哥,我會不會來,我能不能一個人堅強的生活下去。

張大米,你在哪裡?
每次想耐耐的時候都會留言,我想張大米了。就見過一兩次,但是這麼賤的狗,就只有張大米一個。那天晚上刷微博看到耐耐突然說,張大米丟了,誰也不許提。當時就傻了,張大米就這麼丟了?那麼大的一隻小哈,那麼傻的姑娘。

還記得耐耐當初自豪的說,咱家這是小子!然後被寵物醫院的醫生白眼說,你家這個是姑娘啊。

還記得腿子婚禮她爺們兒送她那隻小哈當場就被大家判定為張大米第二,還是張大米未來的性福。

還記得去耐耐家裡,一進門准是張大米起身爪子搭肩膀,一看到是我立馬就溜回屋裡。

還記得打著長途對耐耐說,為毛你家張大米跑那麼快,我追著她滿屋子跑。

還記得好像除了我以外,都是張大米追著大家滿屋子跑。

還記得張大米犯錯的時候保證躥去床底下。

還記得把床下塞滿東西,張大米跑進去的時候被撞出來。

還記得……

記憶中太多太多的張大米,就這麼,沒了……

好想打個越洋長途回去,但是不知道和新疆多久的時差。也不知道電話通了以後,應該和耐耐說些什麽。可能現在說的最多的就是不要難過,但是有什麽用,越是這麼說越會想起來難過的事情。

此刻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在遙遠的大洋彼岸,真的只有一聲歎息。
Loli,你們一個個都是大爺
原來我果然是個沒事就招JP的體質,買東西的時候賣家是大爺,賣東西的時候買家是大爺!
>>Read more
Copyright @ TYPE=B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