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 End——第29號港灣
Abandon all hope ye who enter here.
糟糕

最近的一切真的是一團糟,很多事情堆在那裡處理不完。好不容易熬到月底卻發現被扣掉了20%的稅,堅定了以後要去學會計去學怎麼避稅的細心。
畢業照很是陌生,陌生的老師、陌生的同學,學校甚至讓不是本班的人站在一起,只是單純的為了湊人數。老師挑了一張所有老師都最好姿勢的照片沖印出來,拿到手裡卻很無語。四年很陌生的面孔,名字還會交錯。還有人東張西望,還有人閉著眼睛。這個是四年留下的唯一紀念么?連名字都沒有再旁邊印出來。已經有人叫錯了名字。本來只打算要個電子版,但是看到紙質的照片,一排瓜子臉中突然出現的包子,毅然決然的掏了錢包。
中午吃飯依舊沒有去,只參加過一年級的第一次吃飯,很糟糕的印象,很不舒服,之後所有活動基本都沒有參加。不是很喜歡這裡,很多人都太過於陌生,只是一起上課的生人而已。
跑去逛街看到了喜歡的東西,一問價錢卻是咋舌的份。好像忽然回到了小時候,抬頭望著櫥窗里的玩具身上卻沒有錢。
學生時期有時間沒有錢,工作了以後有錢沒時間,那我兩樣都沒有,要我怎麼活?
又去了一家經常買東西的店,又看到了很多很有愛的東西。其實買回來只是屯著而已,但是那份佔有欲就一直撕扯著錢包。很微妙的感覺。
習慣了打車,哪怕僅僅是一條街都要打車。不知道什麽時候開始我也如此嬌氣。

論文答辯的時候因為是剛開始上去的,老師說什麽沒壓住回了嘴。後來發現其實每個人都被狠批一通。雖然以前有人提醒過老師說什麽你就應者就可以了,但是當時早已忘得乾淨。最後成績很殘忍,別人都是八九十到我哪裡還被老師當時夸了寫了別人沒寫的,依舊七十多分。後來反應過來頂撞的老師是系主任。很無語。反正不同學位證有什麽直接關係,不好看就不好看了。反正以後不會去關心了。

已經要畢業了但是依舊對本部根本不認識。被外放去大學城那麼久,去本部的日子屈指可數。被一年級新生問路的時候,依舊茫然。果然畢業了,我一點都沒感覺。不知道是過於麻木,還是過於厭惡。

大家工作以後聚在一起,發現都變了很多。我站在那裡很多人沒有認出來,或許本來我的存在感就弱,一身OL出現在校園裡肯定也是違和感。其實討厭請假回去,討厭被打亂的生活。
散夥飯不知道什麽時候吃,或許我依舊一臉麻木。

>>Read more
朝九晚五

沒想到我也有標準上班族的一天。現在每天OL裝、跟鞋,朝九晚五,領著可愛的工資。開始慢慢習慣了,也開始愛上穿跟鞋走路,不能矮于8公分……天生的高跟腳么||||||穿矮一點的鞋子反而會很難受。
開始摒棄以前那種鬆鬆垮垮但是很舒服的裝束,大量的買進各種以前討厭的衣服。果然環境會改變很多東西。

每天穿越使館區,經常有養眼的帥哥。早晚都能碰到跑步的鬼佬,ipod長長的耳機線,運動、休閒、上班,像ipod的動態廣告。

IMG_0022 副本

IMG_0030 副本 

IMG_0031 副本

>>Read more
日本男生在伊斯坦布爾買冰淇淋
好可愛,大叔手藝很好,最後喂著吃冰欺凌好可愛(臉紅)
Copyright @ TYPE=B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