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 End——第29號港灣
Abandon all hope ye who enter here.
+The Mad Hatter+ || 4 shots

"This is all coming from my own mind."
 
"In there. Something’s missing."


 
"I must be then. I’ll miss you when I wake up."


每次都覺得瘋帽子的對白好傷感好傷感。

因為昨天有些發燒,今天請假沒有上班。睡醒以後開始拆盒子給他們換衣服。

之前一個月大概入了10頂毛?要數蘑菇家的捲捲性價比最高,買了兩百塊錢的(喂喂不要說得好像跟我來兩塊錢的韭菜一樣輕鬆)。真的是捲捲比較像鬼佬的髮質,配上那個帽子就超級合適。小米真的是洗不掉那一身禁欲的味道了。

不過家裡人似乎也難改少爺氣息,那種狗血的執事和少爺的味道似乎貫穿了家裡所有人。雙胞胎一直很少拍照是不是因為還不夠少爺?

或者有一天可以拍一個全家福,就是全家都是小斗篷。雖然我自己也甚是喜歡,衣櫃里也很多斗篷。

週六早上坐公車有碰到一個小鬼佬,估計也就不到二十?不太會猜鬼佬的年齡。當時看到一個身影,穿著休閒款的毛衣,下擺很鬆垮的垂下來,袖子長到指尖,圓領裏面露出來襯衫領子,鞋跟踩著地板嘎達嘎達。開始以為是個少女,上樓梯的時候一抬頭,竟然是個小號版蓮花小王子樣。頭髮從右分去左邊固定住,塞著蘋果的耳機坐在斜前面看著窗外。其實蠻想拍下來,畢竟這種這麼可愛的男孩子不多見,不過車上人也蠻多,又拍不到臉,手機拍出來也不好看就作罷了。

有種感覺,年輕真好。最近兩年感覺一下蒼老了很多似的,疲態佈滿臉上。回頭看看以前卻也不滿意我以前的狀態。實在覺得國內教育誨人不倦,各種公式化的模塊,讓人沒什麽自我。不會去追求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樣子,自己的性格。隨之而來的茫然就是必須的。

似乎從小就希望可以有個mentor來帶領我,來給予指導。但是看來,不是每個人都那麼幸運。
Copyright @ TYPE=B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