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ld's End——第29號港灣
Abandon all hope ye who enter here.
萬事屋x瘋帽子 || 11 shots

明天就是七夕,真的兩個人一年才見一次面的節奏>_< 上次一起合照還是去年四月份左右。時間過得真快。似乎一直定不下來從什麽時候起開始拍家裡的人設本,每次都像是變裝play一樣隨著心情。

大包子倒是嬌羞了許多,明明小酒用著很正太的毛,大包子用著卻是相當的小媳婦。



其實我是來曬戒指的,定做的兩枚戒指。本來打算做婚戒,但是沒有想好的款式。只好用兩枚我自己的戒指去定做。沒想到寬口的戒指效果更好一些,其實更便宜。倒是給我自己省錢了。

現在見不得空蕩蕩的手指。沒有款式真捉急。

每個月一拍的效率。平時各種沒心情,然後突然打雞血一樣開始折騰一個傍晚然後拍完整理照片到深夜。

好像一直拍照都沒有很激情的照片,每次都是淡淡的,像過家家酒一樣,拉拉手,頭靠頭就這麼含蓄著。或許我就是喜歡這種平平淡淡吧

小米從當年第一天回家,手就喜歡插在大包子的頭髮里,一直到現在。似乎是每次拍照都這樣了。放著放著自己就會滑下去插進去,帶著些許寵溺的味道。

大包子變得乖巧了,沒有以前一副凶巴巴的樣子。曾經以為大包子是總攻,跟媽媽桑說的也是Mary人設是大包子的妹妹,結果被媽媽桑理解錯誤搞了個總用出來。反而一家子寵溺的倒成了大包子。

似乎很久都沒有叫大包子的本命,倒是大包子大包子的喊慣了。“修”這個名字變得好陌生。如果是個帥氣高個頭的少年叫“修”,會想到修長,修養,各種美好的形容詞,但是對於大包子,倒像是與世無爭的小少爺。
Comments



URL


PASS
SECRET

Copyright @ TYPE=B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FC2 Blog